你是无意穿堂风,却偏偏孤踞引山洪,我是垂眉摆渡翁,却独独偏爱侬。你应该是一场梦,而我是一场风。

2017/11/15    

[策藏]两小无猜

鲜衣怒马少年郎·捌

  云居剑一出,整个江湖为其神奇之处而惊讶不已,争锋前来。

  

  如此一出,今年的藏剑山庄比往年更要热闹。

  

  叶名歌和楚峥还在去往万花谷的路上,恰巧错过了这一消息。

  

  “所以说,你就把信自己留着,一封都没要跟本少爷回?”叶名歌骑着马走在官道上,“没想到时隔这么久,他们竟然还欺负你!”

  

  楚峥一怔,忽然想起小时候他第一次看到叶名歌的样子。

  

  “那这样我们就两清了。”

  

  “什么?”楚峥方回神,问道。

  

  “没什么,我们以后还是好兄弟!”叶名歌拽着马贴近楚峥,撞下他的肩膀,笑道。

  ...

 

[策藏]两小无猜

鲜衣怒马少年郎·柒 


   叶名歌一行人在扬州休养了几日,好在那日的杀手没有再卷土重来。

  

  裴景决定及早出发较好,便丝毫不商量的带着萧雀萝和那个少年趁船离开了。

  

  码头之上,晨风冷冷的吹,船角号声此起彼伏。

  

  小少年看着沉默牵着自己的手的萧雀萝,“你在等叶大哥来找你吗?”

  

  萧雀萝一惊,随后被这个问题逗乐;“为什么会觉得我在等那个人?”

  

  “你不是要嫁给他吗?”

  

  萧雀萝想了想:“这样说好像也没有错。”随后她又说,“不过,我等的不是他……”

  

  小少年不解的看着...

 

今天又是想死去的一天。
其实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。
抑郁症的日常不就是:想活着,想去死。
尤其是在忙的时候。
什么都看不进去,只有力气想太多。
想从小到大的悲惨遭遇。
想所有人似乎都在否定自己。
相信自己的自己都难以置信。
反复折磨,消耗。
总是会把话说一半。
所以说呢,为什么我,为什么会是我呢?
可是真的很想死呀,但是死的原因不是因为过不下去。
不是因为不喜欢工作,不是因为处理不来人际关系。
就是活得没意思了,再起跑也不会有光明的方向。
已经二十多岁了啊
很晚了已经。
活的也很久了。
尘归尘,土归土不好吗?
多好啊
我真的很清楚,我的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是生理原因喔!
去死去逃避有什么不好的呢?

 
2017/10/18    

© 阿璟 | Powered by LOFTER